新闻热线:0745-4266437
当前位置:沅陵新闻网 > 人文沅陵 > 文学 >

铁蹄飞香万古道

来源:沅陵新闻网  作者:王德宝  编辑:邓永松  时间:2017-10-10 13:11:13  点击:


茶马古道(网络图)

  当杭瑞高速公路上大大小小的汽车来来回回、风驰电掣之际,人们依稀听到湘西十万大山丛中铁蹄飞香的叮当声,闻到那弥漫武陵、雪峰群山间的千古茶香。

  高速公路上的汽车日行千里。

  湘西武陵地区以沅陵碣滩绿茶系列为代表的茶韵天香,在不经意间跨过漫漫岁月,悠悠千年。

  穿过那千百条蛇带一样蜿蜒在高山和深谷、雾瘴和山洪、白昼和黑夜、烈日和风雪、战争和猛兽、生离和死别的茶马古道,你同样能欣赏到一张张尺幅千里、四季彩幻的雪域高原画卷,一曲曲响彻云霄、荡涤史河的万载男女牧歌……

  路穿石罅出洞庭 云绕马蹄飞江南

  面对着纵横千里的湖泽与雪野、相距万载的文明与荒蛮,历史会如沅水般源源不断告诉你一个颠扑不破的真谛: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形成了路!那么,如沅水般与武陵、雪峰山脉相向并行,将湖泽与雪野、文明与荒蛮连在一起的“万里茶马古道沅陵段”又是怎样从历史的厚尘浓烟中破土而出的呢?

   路是人类走出来的彩带。路途的文明当然也是人类创造的七彩传奇。

  如果说,人类真的是由“类人猿”进化而来。那么,众所公认,生活在距今1200万——800万年前的“腊玛古猿”则是人类的祖先。因为,这种古猿化石首先发现于与中国西藏新疆地区靠近的印度和巴基斯坦接壤的“西瓦立克”山区,随后在肯尼亚、匈牙利、希腊和我国云南等地都有发现。其中以云南“禄丰”发现的化石资料最为丰富,最为重要,也最具史学权威,被学术界定名为“腊玛古猿禄丰种”。这些古猿成群结对生活在树林,在长期的攀援、摘果、求生、撒欢过程中,逐步学会手拿木棍和石块,学会站立和行走,学会呼群和交流……从而有了手脚的分工,语言的沟通,表情的传递,也就有了子孙后代(人类)的欢笑和忧愁。

  随着族群的增多与壮大,这些后来被称作“能人”的“史前古人类”不再满足人类童年时旧有的树林和山洞,他们依山随水,朝东、南、西、北四处迁徙,以寻求更多的食物,更好的环境。

  我们不妨天真地试想:其丛林中众多的族群里有一支机灵而勇敢的“能人”队伍,他们在黎明和傍晚时分,总看到东方的地平线上一前一后两轮奇怪的球体冉冉升空,带给大地光明和温暖,好奇心使他们感到那后来被叫着“东方”的地方一定隐藏着神秘的东西。于是,他们朝这里走来,披荆斩棘、千辛万苦进入云贵高原,留下再后来演变成茶马古道的人类最早的脚印和羊肠古道,成为“云贵、巴蜀古人类”。而北枕武陵,南牴雪峰,如龙一样盘踞在沅水中游两岸的大沅陵,正横卧在云贵高原向洞庭湖平原的过渡台阶上,进可俯水捕捉新鲜的肥鱼活虾,退能隐居山林伏击众多的飞禽走兽,逃躲洪荒。何况,这里还有四季分明的春、夏、秋、冬,有他们时时新奇的太阳、月亮和星星……沅陵境内出土的石器铁一样表明,这些当时还处在“人类童年”的古人类就是黔中大地及沅陵人最地道的祖先。

  他们“自知其母,不知其父”,形成“母系氏族社会”,在“寨山为国,砦岩作室”的进化过程中又渐渐地形成众多的部落,以至“聚族而居,邦国林立”。

  又过若干年,他们在云贵高原上下、黔中郡范围周边,创造出:“4800——2800年前从新石器时代晚期延续到商末周初的四川三星堆文化”、“ 7800年前湘西地区新石器时代中晚期区域湘西洪江高庙文化”和“6500年前常德城头山保存完好的世界最早的万年稻田文化”……

  更不可思议的是,他们还在五溪掌心地带的湘西沅陵窑头半岛上留下四十余座山状巨陵、规模宏大的卫戍兵营、四通八达的护城环河、千余座平民墓葬和有宫殿式基础的皇都王城。省考古所发掘出土的战国“元陵”墨玉官印,不由得让人们想起秦前那个神秘的夜郎帝国……

  有了人类的活动就免不了会有艰难的跋涉和漫茫无际的迁徙。人类深不可测的文化随着先人脚步的移动就这样孵生出种种奇迹和神话。

  有文字记载的资料表明:秦始皇统一中国后下令:在全国各地以郡县为中心,广修驿道;

  据《沅陵县志》记载:元至元二年(1265),世祖开通京都至昆明驿道。此驿道从桃源郑家驿入境西行,经太平铺、沐濯铺、黄土铺、界亭驿、马底驿、驿码头、苦藤铺、麻溪铺、辰阳驿、船溪驿至辰溪山塘驿,境内170公里;

  明洪武十四年(1381),各驿设驿丞。每驿设马100匹,马夫50名,扛夫179名;

  据《林则徐日记》载:一代大清总督林则徐出巡时就是在马底驿与进贡大清王朝的缅甸象队不期而遇。“重重入翠微,六月已棉衣。曲磴远垂线,连岗深掩扉。路穿石罅出,云绕马蹄飞。栖鸟不敢下,岂徒行客稀。”(林则徐《辰龙关》)。这是“近代中国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林则徐路过沅陵官庄辰龙关时的逼真所见。

  亘古至今,武力的征服和文化的驯化总是伴随着路的延伸而跟进、发展和同化。驰骋万里的茶马古道既是生死攸关的生存之道,又是一条抗争与征服的文化冲突之途。

  边氓久已渐华俗 远客频应望帝乡

  在这群盲目东进的先人中,有一个叫神农氏的“能人”总是敢想敢干、勇为人先。

  据著名学者伍崇岳主编的《茶韵天香》载:沅陵产茶,历史悠久,可上溯到神农时代。《神农本草经》载:神农氏“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茶)而解之”。陆羽《茶经》明确指出:“茶之为饮,发乎神农氏,闻于鲁周公。”所以,炎帝神农氏是中国第一个发现茶的饮用功能与药用食用价值的先祖。而《习凿齿论青楚人物》明确提出“神农生于黔中”。古“黔中”指湖南西部,包括湖南省沅水、澧水流域、四川省的黔江流域及贵州省东北部一带,而且楚秦黔中地区的政治中心就在今天被叫着“黔中郡村”的沅陵境内。

  驿道的出现为茶马古道的形成准备了舞台,而茶的发现又为茶马古道的活跃与繁荣喜添了新娘。“山间铃响马帮来。”边疆牧民“宁可三日无粮,不可一日无茶;一日无茶则滞,三日无茶则病”的生存需求与生俱来就抒写着茶马古道的瑰丽与凄苍。

  沿着有文字记载的历史追本溯源,茶马古道最早起源于唐宋时期的“茶马互市”,因康藏属高寒地区,海拔都在三四千米以上。糌粑、奶类、酥油、牛羊肉是藏民的主食。在高寒地区,需要摄入含热量高的脂肪,但没有蔬菜,糌粑又燥热,过多的脂肪在人体内不易分解。而茶叶既能够分解脂肪,又防止燥热,因而藏民在长期的生活中,创造了喝酥油茶的高原生活习惯,但藏区不产茶。在内地,民间役使和军队征战又都需要大量的骡马,并总是供不应求,而藏区和川滇边地则产良马。于是,具有互补性的茶和马的交易即“茶马互市”便应运而生,这样,藏区和川、滇及内地各省,特别是被称作“全国产茶重点县”的沅陵出产的茶叶、桐油、牛皮、棕片、烟叶、药材、辰砂、辰绢、金银手饰、铜铁工具和日用陶器,伴随着“荆州之仙人掌茶”、“湖南之白露茶”、“长沙之铁色茶”、 “黔阳之都濡茶”等等,在我国西南山区的高山深谷间南来北往,流动不息,并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而日趋扩大和繁荣,形成一条延续至今的“茶马古道”。

  从有限的文字资料中不难发现,茶马古道上有关“茶”的传奇更是不胜枚举:

  武王伐纣时,茶叶已成为贡品;

  战国年间,茶叶种植有了一定规模;

  先秦时,《诗经》中就记载有茶:“行道迟迟,中心有违。不远伊迩,薄送我畿。谁畏荼(茶)苦,其甘如荠。宴尔新婚,其兄如弟。”(春秋·谷风);

  秦汉时期,秦将司马错攻楚,入驻沅水,发现当地流传着一种“苦羹”,品后称奇不已。这种苦羹就是“绿茶”中的夏茶。因此号令“南征途中,三军饮茶,非官庄毛尖莫属”。

  东汉时期,伏波将军马援征五溪蛮,驻军沅陵。盛夏,士军多疾,百姓敬献汤药,令三军疫病尽除。土著所献“祖传秘方五味汤”,就是至今流传于沅陵、桃源、安化大地平村野寨的“擂茶”。自此,“清汤绿叶醉人眼,越夜长留唇齿香”的沅陵碣滩茶系列因能“除疾去病,延年益寿”而随军征战天下;

  唐睿宗时期,内宫娘娘胡凤姣从沅陵回京,带上碣滩茶。唐睿宗席间尽兴赐文武百官品茗,皆赞赏不已。碣滩茶便成为历代贡茶,首次名扬天下,在我国西南地区出现茶业昌盛局面。“家不可一日无茶,”并枝生出茶馆、茶宴、茶会。驿道上下提倡客来敬茶,乃至无茶不礼,进而发展成斗茶、贡茶和赐茶。不管前人们是以“人”为主体将茶技的演示划分成宫廷茶艺、文士茶艺、宗教茶艺、民俗茶艺,还是以“茶”为主,将茶技的演示划分成乌龙茶艺、绿茶茶艺、红茶茶艺、花茶茶艺,都是茶文化万紫千红丛中的朵朵奇葩。之后这种茶及习俗又流传至日本、印度及东南亚和欧亚大陆,还被誉为“中日友好之茶”。

  策马奔驰的中原铁蹄不仅征服了五溪群山的千古积弊,还对外传播了五溪地域“其甘如荠”的草耕文化。悠悠古道上尘封万古的雾幔既散发着清茶的古香,又浸透着岁月风云忽明忽暗的苦涩及硝烟;既有着“雪域天寒生素缺,吐蕃求茶中心切。哀叹江拦险路断,飞架金沙连荒野”的万苦千辛,又有着“难得驿站留身暖,又闻人间饭飘香。月伴灯明酒盏转,歌陪舞欢仙女缠”的动人时刻。不能不提的是,通过沅陵当地一名叫谢长清苗家汉子的努力,2010年在上海国际世博会上,出自谢长清之手的沅陵碣滩茶在1600多种茶样评比中,力挫群雄一举夺得世博会特别金奖;2015年碣滩茶在参加意大利米兰举办的百年世博会上又夺得国际名茶金奖。“帝饮千年”的碣滩茶披挂着姹紫嫣红的中华文化,自此远销俄国、南非、欧亚大陆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万里千年的茶马古道成为一条金光闪闪的天堂之旅。

  凝望着一座座散落在万里茶道中途的千年古城,一位叫薛瑄的古诗人不禁哲人般写下这样一首诗:

  雄城百尺控蛮荒,山翠高低护女墙。

  万里梯航通六诏,五溪烟水下三湘。

  边氓久已渐华俗,远客频应望帝乡。

  地气于今同北土,早秋时节雨生凉。

  “边氓久已渐华俗,远客频应望帝乡”。无数次来自茶马古道的战争征服了“边氓”、同化了这块荒蛮的土地,曾因“寨山为国、砦岩作室”,有过“夜郎自大”辉煌的黔中古文明也如五溪流域千百条溪流汇聚沅水,冲出洞庭,在无数次惊涛骇浪撞击中融入滚滚东流的长江文明,并后来居上,“地气于今同北土”,与举旗世界、雄霸千古的黄河文明南北比肩、遥相呼应。

  一杯春露暂留客 两腋清风几欲仙

  漫步在湘西十万大山丛中的茶马古道上,你处处会感到茶的芬芳。这里以沅陵碣滩绿茶为主的武陵山片区数百万亩的茶园,凝挂在武陵、雪峰千沟万壑间俨若绿色的云天,尤其是当你置身期间,更会感到这里浓浓的茶乡风情如云雾般从四面八方包裹着你,叫你“松风拂处烟岚翠,似在青山梦里游”。沅陵茶马古道旁的茶乡风情也自然在历史的正反演变中铁蹄飞香。

  “好茶待君饮,越夜留齿香”。古道茶马的醇香千百年来固然让南来北往的客人荡气回肠,然而名茶故乡那由茶引发的茶乡风情及茶乡人茶一样的人生更令人耳目一新,如痴如醉。“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每临万物复苏季节,在沅陵茶乡,不论是在白云深处的羊肠小径上踏春,还是在大街小巷、田头地角散步,绿色的沸腾里处处洋溢着绿色的幽香。“四月山家处处忙,隔邻分得焙茶香。幽人静坐闲无事,但觉山中夏日长”。在城镇,有茶行、茶店、茶园、茶山和茶驿。“诗清只为饮茶多”。茶能清心提神激发灵感,喝的人多了,自然又迸发出智慧的火花:妙趣横生而内涵博大的茶文化。茶联、茶诗、茶谜、茶令、茶灯、茶舞、茶歌、茶道、茶宴及茶会,伴随着茶的清香时时弥漫在茶乡的街头巷尾、田间地头。“三春端阳才赏花,破夏还来野老家。频来此间无俗事,青松荫里斗新茶。”你若在茶乡悠游,吊脚楼里、清清竹林或螺纹般盘满山头的茶园里会突然飘出一支支美丽动人的茶歌:“正月采茶是新年,姊妹双双点茶园。点到茶园十二亩,姊妹双双交定钱;二月采茶茶发芽,姊妹双双采细茶。郎摘多来姐摘少,不管多少转回家……”有时茶歌是解闷儿的黄鹂,有时茶歌是交心的风雨桥,更多的,茶歌却是土家苗家阿哥阿妹划向彼此爱河的乌篷船。茶乡人热情好客。“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你无论到哪寨哪宅串门或办事,茶乡人总会架上铁鼎罐把山泉烧得哗哗响。在琅琅欢笑中为你献上一杯热气腾腾的香茶。要是来了贵客,茶乡人还会郑重摆出茶盘阵夹道迎接。“品茶论道”,荼乡人与客寒喧免不了谈天说地,投机时还常常按献茗、受茗、闻香、观色、尝味、反盏等六道礼序切磋茶道。“一杯春露暂留客,两腋清风几欲仙。”家人出门,总有人(昔日用竹筒,今朝用老板杯)备足早已泡好的茶水连同亲密的祝愿一同放在行包里。看望亲朋好友或上司最好的礼物自然是既轻便又贵重的茶了。

  一些人爱茶,是因为茶“令人有力悦志”(《神农食经》)和“苦茶久食益意思”(华佗《食论》)的特殊功用,而茶乡人爱茶却是来自血管里的真情实感。他们是地地道道茶的子孙。早上喝早茶为的是清心悦志;中午喝午茶为的是解渴提神;晚上喝晚茶为的是静气消累、五体通达。因为对茶的这种特殊情感,他们甚至把茶奉为神灵,在产茶时节早晚不忘茶神。晨祭早茶神,午祭日茶神,夜祭晚茶神。据说为的是“茶树多多长,茶叶清又亮。树神多保佑,产茶千万担”。当然,这是茶乡人一年的希望。或许正因为这种与茶形影不离、如胶如漆的缘故,茶乡的少年多清秀聪慧,茶乡的小伙多俊俏壮健,茶乡的姑娘多楚楚动人,茶乡的老人多鹤发童颜。茶香飘飘,岁月悠悠,不难看出,茶的幽香几乎伴随着茶乡人生命的全过程:婴儿出生了,要用茶水洗眼洗澡,说是免疫百病,易养成人;“家有一园茶,累得子孙爬”。女子从小要学会摘茶、揉茶、唱茶歌;男子从小要学会种茶、制茶、品茶、熟稔茶道茶俗,男婚女嫁要送“三茶六礼”;人到寿终正寝时,家人总要在他的口腔里放上一片茶叶,说是魂不迷关,体不发腐。茶乡人生不离茶,死不离茶,茶作为特定文化已深深溶进茶乡人的血脉,茶乡人的生活。“一女不受两家茶”,茶的份量远远超过茶本身。难怪有人说,一部茶的历史,就是茶乡人的发展史。难怪,仅沅陵一个县用“茶”命名的村落就达35个之多,什么茶叶溪、茶溪坪、高茶坡、茶园坪等等让每一处峰头壑间都散发着茶的氤氲。

  “红尘飞不到山泉,自采峰头玉女茶。归去溪寒携满袖,晓风吹乱碧桃花。”如今,山依然是那样的山,当市场经济与现代文明的惊涛骇浪席卷湘西山寨时,茶马古道边千百个土家苗家山寨作坊式的揉茶间消失了,来回呼啸的公路边那“全国重点产茶县”、“中国生态有机茶之乡”和“中国十大魅力茶乡”的牌匾挺起了茶乡人胸膛。茶乡人在深切感受到茶香的福荫和希望后,他们紧紧抓住五强溪库区移民和扶贫开发机遇,在“高峡出平湖”的沅水两岸白云青峰间扩大茶园10万亩,强力推进“茶园变庄园,庄园变景点”全域旅游扶贫计划,将丰富的茶文化揉进茶的装潢,上引下联武陵山片区26个市州县成立“武陵山区茶产业战略联盟”,开发出近百个精致品种,作为旅游系列拳头产品打入海外市场,成为国内国际市场上争香斗俏的一朵奇葩。“铁蹄飞香万古道,唤起茶庄千百万。”不远的明天,茶马古道两旁四处扑鼻的茶香和令山外人耳目一新的茶乡风情必将成为茶乡人奔向小康的“美丽庄园”。“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喝杯茶去;劳心苦,劳力苦,苦中作乐,拿壶酒来”。让我们在轻松的心情下静静地听一曲来自沅陵茶马古道的歌谣:

  正月采茶是新年,花灯彩球挂堂前。

  桃符一对红腊烛,狮子龙灯闹翻天。

  二月采茶茶发芽, 姐妹双双摘细茶。

  左手掐断雀儿嘴,右手摘朵香茶花。

   ……

  五更鼓角催行急,一帎思乡梦未残

  中国的茶马古道密如蛛网,几乎全都与境内外的主驿血脉相连。

  目前,中国在世界闻名的茶马古道主要有两条:一条从四川雅安出发,经泸定、康定、巴塘、昌都到西藏拉萨,再到尼泊尔、印度。国内路线全长3100公里;另一条路线从云南普洱茶原产地(今西双版纳、思茅等地)出发,经大理、丽江、中旬、德钦,到西藏邦达、察隅或昌都、洛隆、工布江达、拉萨,然后再经江孜、亚东,分别到缅甸、尼泊尔、印度。国内路线全长3800多公里。

  然而,也就在这两条闻名于世的茶道沿途,同样分布着无数大大小小的茶道支线,将华夏全境与世界各地网联一体,互为通达,形成了推进人类文明荣辱与共、合作共济的茶马古道文明。这条起自福建,横跨中国8大省区、世界数个国家和欧亚大陆的“万里茶道”自然也成为世界茶马古道文明最璀璨的一条金带。

  据2017年2月20日湖南日报载:“万里茶道”是继丝绸之路衰落之后在欧亚大陆兴起的又一条重要国际商道,起自福建崇安,途经江西、湖南、湖北、河南、山西、河北、内蒙古,穿越莫斯科、圣彼得堡等城市,进入中亚和欧洲,长达1.3万公里。谁曾想到,这条被埋在历史尘埃中顽强保留着的万里茶马古道,今天既是世界极其珍贵的文化遗产,也是“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2014年,由福建、江西、湖南等8省区共同决定力争2017后将“万里茶道”纳入《中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沅陵境内百余里的茶马古道也终于迎来日出,重现金身。

  流行在茶马古道上的茶叶种类繁多,但总的来说可分六大类:绿茶、白茶、黄茶、青茶、黑茶和红茶。作为世界卫生组织确定的“六大保健品”之一的中国绿茶,是中国贡献给世界的一种特殊物产,它不仅凝聚着不同民族血与汗的食粮,还是中国与世界相互作为的通道和桥梁。作为出产绿茶大县的沅陵,对世界和人类的贡献自然功赫群雄。在文化、交通极为落后的过去,散居世界各洲的不同民族正是通过这纵横交错的茶马古道认识中华这个泱泱大国的。同样,中国也通过这无数条茶马古道认识了世界。存在于中国西南地区的茶马古道,以马帮为主要交通工具,是最初的自发性民间国际商贸通道,也是中国西南民族经济文化交流的走廊,更是一条人文精神的超越之路。马帮每次踏上征程,就是一次生与死的体验之旅,更是一次壮士西征的勇敢、坚定和决心之旅。这种视死如归的民族精神古往今来不知鼓舞着多少中华儿女战胜困苦的雄心。千百年来,无数马帮在这时而高山雪原,时而急流险滩的茶道上默默行走,串起了汉族、回族、纳西族、壮族、侗族、朝鲜族、蒙古族、藏族和彝族等20多个民族和不同文化的交融。“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苏轼《浣溪沙》)。无数虔诚的为之呕心沥血的马夫和他们的马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风餐露宿的艰难行程中,用清悠的铃声和奔波的马蹄声打破了千百年山林深谷日夜的宁静,开辟了一条通往域外的经贸之路。他们凭借自己的刚毅、勇敢和智慧,用心血和汗水浇灌了这条翻越武陵山脉、雪峰山脉、横断山脉、冈底斯山脉、喜马拉雅山脉,涉过沅江、湘江、金沙江、怒江、澜沧江和雅鲁藏布江的茶马古道,更铸就了他们的生存之路、探险之路和漫漫人生路。“崎岖道仄鸟难飞,得得寻芳上翠微。一径寒去连石栈,半天清磐隔松扉。螺盘侧髻峰岚合,羊入回肠屐迹稀。扫壁题诗抽笔去,马蹄催处送斜晖。”(清.杨溥《茶庵鸟道》)。因此可以说中国的茶文化是各国茶文化的摇篮。若干年来,无数茶师巨匠不分国界、种族和信仰,通过多姿多彩、风情各异的茶文化把全世界茶人联合在一起,切磋茶艺、学术交流和经贸洽谈。同时它把各国的历史文化、经济及人文相结合,演变成英国人表现绅士风格的礼仪、日本人独特的茶道体系、流派和礼仪、韩国人视“茶文化”为民族文化之根,并将每年5月24日定为全国茶文化节……因此,中国茶的历史及其发展,不仅仅是形成简单的饮食文化过程,同样折射出一个具有上下五千年历史的民族的精神物质。悠悠茶马古道让成千上万的人群相互流动,让千都万市相互联系,它使齐天的高山雪原不再孤立和封闭,它让汹涌的溪河峡谷不再阻隔和间断,它让不同文化和语言的民族不再陌生和猜忌。它如同长江、黄河一样将祖国的南山和北水、热带和寒带、高原和平川联在一起,在多姿多彩的民族之间永远系上一条坚实的文化经济纽带。

  “金鸡未唱水先沸,旭日东升茶溢香”。如今,在数千年前无数古人用血汗和泪水开创的茶马古道上,成群结队的马帮那苍凉的“行客稀”少了,清脆悠扬的驼铃马蹄声也随着日落月升悄然远逝,远古遗落的绿茶苦香也在岁月的酸甜苦辣中烟消云散,茶马古道所承担的“铁蹄飞香”重任也被高速疾驰的汽车、火车、轮船、飞机所取代。然而,在发展文化旅游经济的今天,回首往昔,这条汗滴血染的茶马古道上的每一朵锃亮光滑的足迹都是一个生动的传说,每一处整旧如新的客栈都有讲不完的精彩故事,每一杯茶韵天香都飘荡高原天国的牧歌,每一道靓丽的风景都是蓝天白云、涛澜大地对征服者永恒的奖赏和诉说。“带月冲寒行路难,霜华凋尽绿云鬟。五更鼓角催行急,一帎思乡梦未残”(明.杨升庵)凄寒艰辛的沅陵茶马古道似乎依然奏响着“催行”的“五更鼓角”,无疑,这震撼黑夜和黎明、驿夫和茶马、雾霭和峡谷的“鼓角”自此伴随着一骑绝尘的车轮响,终于给绵延千古的茶马古道划上历史性的句号。留印在古道上的先人足迹和马蹄烙印,以及对远古千丝万缕的文化记忆,已幻化成华夏志士、千万游旅一种崇高的创业精神。这种拼搏奋斗、不屈不挠精神将浇铸成武陵、雪峰群山中一座座永恒的丰碑,千秋万代闪烁着中华民族的荣耀与光辉!

Copyright© 2009-2017 YLX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hnylxww@163.com  湘B1.B2-20070067-75
主办单位:中共沅陵县委、县政府  承办单位:中共沅陵县委宣传部  电话:0745-4266437
如果本网侵犯了你的权益,请来电告知,本网将在24小时内删除 湘公网安备 43122202000143号